员工文化 首页 > 企业文化 > 员工文化

花儿为什么这样红——读省内著名青年女画家鲁凡油画作品集
发布者: 发布时间:2018-05-30 00:00:00 浏览次数:1265 文章来源: 字体:

杨  馨

        手捧着鲁凡散发着油墨味的画册,翻过一页又一页,留在脑海的是绵延的山坡,斑驳的桦树,平凡的农舍,挺立的荷花,馨香的百合,昂头的向日葵,馥郁的野菊,这些稀松平常的事物在画家的笔下惟妙惟肖,妙笔生花。鲁凡爱山,更爱花,画山的壮美雄阔,画花的袅娜姿态。不觉使人耳边响起了王洛宾先生的歌“花儿为什么这样红?”。

        鲁凡是一位擅长风景和花卉的青年女画家。她是大西北的女儿,一方水土养育一方儿女,她无比热爱着这片生养她的土地,并把这份浓浓的乡情寄托在她的画里,她关注自然界中最为平常的物景,用富于节奏感的笔触,细腻丰富的色彩,深沉雄厚的基调、真纯质朴的内涵,透视出画家现实主义的美学原则与实画的深厚功力。“花儿为什么这样鲜,鲜得使人不忍离去,它是用了青春的血液来浇灌。” 

        鲁凡喜欢大自然,从炎热的盛夏画到到寒冷的严冬,乐此不疲。如果说春天是温和的,夏天是热情的,秋天是清高的,而冬天是冷艳的,可在鲁凡的画里冬天却是冷艳而温暖的。北山的冬天是一个冷酷的杀手,扼杀了许多可爱的小生灵。使花朵凋谢,小草枯萎,落叶凋零,你看,那白杨的叶子在一夜之间全部落尽了,远远望去,好像是一条金黄的波涛上下翻腾。北山的冬天又是一个温柔的姑娘,给朝阳抹上红润,给大地披上白纱,你瞧,那湛蓝的天空中旭日像醉汉的面孔涨的通红地从树后出现了。它的光辉照射着大地,给人们带来了一丝温暖。北山的冬天还是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,步伐蹒跚,历尽苍桑,饱受风雪的磨难,但是依然不改对大自然的爱恋,你看,稀稀落落的农舍身上,被穿上了新的衣装,繁叶落尽的树下,执意培上的冬肥,使青松更苍翠,使冬梅更芬芳,使天更高,地更远。在她笔下,山是柔软而不失大气的,冬天是温暖的,没有瑟瑟的寒风,湿冷的空气,让人轻易就爱上了冬天。“花儿为什么这样红,红得好像燃烧的火。”

        鲁凡喜欢花卉,面对北方的荷花,更是有一种特殊的感觉。你看那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,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。叶子出水很高,像亭亭的舞女的裙。层层的叶子中间,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,有袅娜地开着的,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;正如一粒粒的明珠,又如碧天里的繁星,又如刚出浴的美人。微风过处,送来缕缕清香,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。这时候叶子与花也有一丝的颤动,像闪电般,霎时传过荷塘的那边去了。叶子本是肩并肩密密地挨着,这便宛然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。叶子底下是脉脉的流水,遮住了,不能见一些颜色;而叶子却更见风致了。荷花只开在夏天,可鲁凡觉得不够,画了亭亭玉立的荷,又画了褪去红颜,枯萎的残枝中却托出了那碧绿的蓬头的荷,似乎还不够,再画了在风霜雪雨的洗礼中,在百般磨砺的多种锤炼中的荷。同样是用笔,《爱莲说》里周敦颐用文字表达了对荷花的喜爱,画册里鲁凡用画笔展现了对荷的喜爱。他们是精神的种荷者,更是将荷看作高尚人格的化身和楷模。他们远离物欲横流的凡俗社会,隐居山间,徜徉在清雅的荷塘边浅吟低唱,赞荷、咏荷、画荷,借歌颂荷出泥不染、刚正不阿的高风亮节,抒发自己恪守淡泊的品格和情操。周先生与鲁凡就像时空对话一样,诉说着对荷的喜爱。“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,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香远益清,亭亭净植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。”  

鲁凡的画是源自生活的写生画,在画里她倾注了自己的情感,在画面中形成了自己的思维方式、风格特点和造型语言,有着一种举重若轻的艺术气质和清透浪漫的抒情意味。她寄情于山水、花香之中,用自己一颗火热涌动的心去构造画面的激情,可提起画笔展现在众人面前的山水与花草却不失清新的细腻。她追求和创作属于自己的油画,把发现美、创造美作为艺术的根本追求,她不趋时尚,在平心静气中触摸艺术的真魂,在朴素自然中到达艺术的彼岸。“花儿为什么这样鲜,鲜得使人鲜得使人不忍离去,它是用了青春的血液来浇灌。”

        鲁凡一路笑着,一路画着,在荷花,在百合花,在万花丛中走来,以花为体裁写女性之柔美;以花为主体画女性之细腻;以花为借代抒女性之艳丽。花儿为什么这样红……

        让我们祝愿鲁凡笔下的花儿更红、更娇艳。

[关 闭]